首頁/租房資訊/正文

“共享租房”成風口,二房東未必好做

2018-04-27 來源:南方網
 
評論

縐熸埧37.jpg

  互聯網企業在資本的對陣下擺下一個個以“共享經濟”為名義的噱頭,最近,這種“共享大戰”的戰火又燒到了和住有關的剛需市場———租房。媒體報道稱,廣州等大城市已經出現了“互聯網派”的長租公寓運營商,他們從傳統的租房中介手中把大量房源搶在手中,再向需求者出租出去,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這些互聯網運營商的“鼻子”很長,但它們不是說了謊的“匹諾曹”,而是在不斷的市場競爭中強化了自己的“市場嗅覺”。自從中央提出“房住不炒”的房地產市場調控目標后,各地政府都積極打造租房市場,擴大了市場的可租用房。近期很多城市出現了“引才大戰”,但是大量人才進入某一城市后出現住房供應跟不上的問題,因此又急需大量出租用房。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有近1 .7億人選擇租住,租金規模已超過1萬億元。預計2020年租金規模超過1.5萬億元,2025年將近3萬億元。至2030年將有約2.7億人選擇租住,租金規模將超過4.5萬億元。這應該說是一塊很大的“蛋糕”,一些互聯網運營機構從中看到了商機,聞風而動,利用“共享經濟”撬動了這塊“蛋糕”。
  但是,“共享租房”這一模式與其他的共享經濟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這就是這些運營機構它們自身不是房地產開發商,它們只有從其他中介機構那里先把房屋成批量地租過來,再把它們轉租給需要的客戶。對于中介機構來說,這種大批量的出租生意當然是他們求之不得的,因為這可以省去很多勞動力,提高其盈利,而互聯網運營機構實際上擔任了一種“二房東”的角色,這種角色在以往的租房市場上早就存在。不過,以往的“二房東”通常是個人在做,規模再大也是有限的,而當一個機構挾著資本的力量來做“二房東”的時候,對市場來說就具有本質性的變化。
  不管運營商給這種“共享租房”貼上了多么讓人眼花繚亂的標簽,但它既然開發了這樣一個市場,就必然只能是一部生意經,有盈利需求。而運營商在這個領域的賺錢模式只能是在它從房產中介那里付出的租價之上再加價,這就加大了租房者的租房支出。而由于這些運營商都是批量租房,很容易將一個小區的可租房源全部集中到它的手里,形成對市場的壟斷,使客戶難以通過與住房提供者的討價還價來壓低房租。事實上,現在的運營商已經沒有能力大手筆燒錢,一些“共享租房”的房租高出普通租房價百分之二三十,已經讓人望而卻步。
  由于“共享租房”的推廣,還產生了年輕人聚居于一處的情況,這被一些運營商當作一種優點來宣傳。確實,一個小區內都是年輕人,顯得很有青春活力,也便于年輕人交流,有的甚至因此開始了戀愛。但是,人的居住環境需要呈現出一種社會性,才能讓人得到更自然的生活,對于年輕人來說尤為如此,如果一個社區的居民都是清一色的年輕人,這會造成這個小區生活的單一化。特別是如果這個小區的居住者大多是外來的年輕人的話,更會使這些外來者長期游離在這個城市之外,并不是一種值得肯定的情況。
  房地產市場要堅持“房住不炒”,倡導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租房居住,政府投入土地甚至財力參與到租住用房的建設中,壓縮了其間的投資空間,這種利益應該由租住者來獲得,而不是由長了“長鼻子”的互聯網運營商來攫取。因此,既然我國目前的房地產市場仍然由政府在調控,政府就應該看到租房市場出現的這種動向,不能因為它戴上了“共享”的冠冕而對其放松監管。

網友參與評論
 
條評論
表情
點擊加載更多
返回頂部
山西11选5任三倍投